当前位置: 首页> 代表> 代表风采>

支月英:做山里孩子的“梦想守护人”

作者:支月英 编辑:王佳宏 来源:人民代表报~04版 发布时间:2022-06-28

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宜春市奉新县澡下镇白洋教学点负责人  支月英


“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失学辍学”。正是这一句承诺,硬是让我这个外来妹,40余年深深扎根在奉新大山深处。从留着两根黑黝黝大粗辫子的“支姐姐”“支妈妈”,到留着两根白花花稀疏长辫子的“支奶奶”,时光改变了我的容颜,却改变不了我的坚定承诺。如今,1100多名孩子走出了大山,我依然一直守在原处,不曾离开。

做乡村教育的守望者

1980年,19岁的我怀着对人民教师的美好憧憬,通过考试在江西省宜春市奉新县澡下镇的边远山村泥洋小学当了一名教师。但是泥洋小学地处山区,海拔上千米,人烟稀少,不通公路,出门全靠两条腿,学生们上学都要走10多千米山路。一到开学,学生们的课本、教学用具都需要老师从山下肩挑手提运上山。尽管家人一致反对,但我仍怀揣着献身教育的理想和激情来到泥洋小学,开始了自己的山村教师生涯。上班第一天,村干部就带着怀疑的语调对我说:“我们这里条件艰苦,老师都留不住,来了半年一年都想方设法调走。你一个外来的年轻姑娘,肯定待不了多久。”白天还好,一到晚上,窗外山风呼啸、鸟兽怪叫,我满心恐惧,有些想家了。躺在简易的木板床上,我辗转反侧,不停地问自己:来到这样一个偏远贫困的山区小学教书,到底值不值? 第二天,当我来到破旧的教室,看着朴实天真的孩子们渴望知识的眼睛,我明白了教育对山区孩子的特殊意义:他们需要一缕阳光,照亮心灵、点燃希望!孩子们那一双双眼睛也触动了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山里的孩子们与外界接触很少,掌握知识是他们走出大山的“独木桥”。城里的孩子可以享受好的教育,山里的孩子也要有人教啊,我一定要留下来!

2018年,我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为呼吁提高农村义务教育教师的待遇,让乡村教师能够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在全国人代会召开前,我专门利用两个月时间,深入农村中小学校、教学点、教师家中,做了大量调查研究,提交了《关于提高农村义务教育教师待遇的建议》,建议得到了教育部门的高度重视,专门派人与我对接答复。现在,农村中小学教师每个月增加了500元左右的乡村教师补贴。

为了“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失学辍学”的承诺

过去大山深处的人受封建传统观念、家庭贫困等因素的影响,很多山里人认为,“女孩子,总归要嫁人,读什么书?”“家里穷,读不起,读不读都一样。”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愿意一个孩子离开教室,不管白天黑夜反复上门劝说孩子父母,甚至拿出自己微薄的工资资助家庭贫困的孩子上学。有一个叫彭小红的学生在我的资助下,得以继续上学,后来顺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成为山里第一个本科大学生。“别人当老师赚钱,你当个老师倒贴钱!你吃这么多苦,是为了什么?”面对这样的发问,我总是笑着回答,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失学辍学,是我坚守山村的信念和承诺。

正是因为这一句承诺,为了能够资助更多的贫困学生,我利用节假日跟着壮劳力去山里扛木头、拉毛竹、装车。有一次装车出车祸了,我跟着大货车翻了几个滚,昏迷了很长时间才慢慢苏醒过来。直到现在,我右边太阳穴旁还能看到当年受伤留下的凹陷痕迹。谁知祸不单行,因为我忙于教学,右耳、右眼分别患病却没舍得耽误课程下山就医,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导致右耳失聪、右眼失明。但值得欣慰的是,41年来,我将1100余名贫困山区的孩子送出大山,资助贫困家庭学生顺利完成学业,牵手一批又一批山村孩子走向未来。

越走越往深山里去的“大傻子”

总有人说:“支月英真‘傻’!别人都想尽办法往山下走,你却越走越往深山里去。”我总是淡淡一笑,开心地说:“山里需要我这样的大傻子!”2012年2月,组织上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决定调我下山到镇中心小学任教。正在此时,更偏远的白洋村群众联名请我到白洋村任教。我毅然放弃了去条件更好的中心小学任教,在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下,又奔赴大山更深处的白洋教学点。我来到白洋教学点后不久,就起早摸黑,一边教学,一边力所能及地帮助施工队建设白洋教学点新教学楼。如今,白洋教学点校舍宽敞明亮。乡亲们看到崭新的学校,感动不已。

5年前,我到了退休的年纪,本来可以下山好好休养身体与家人团聚,却选择了继续坚守山村,继续守护着山里的孩子。我只希望山里的孩子们能好好学习,走出大山,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责任编辑:王佳宏)